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
话说石雕文化
[发布时间:2018-05-24]  [来源:新场镇]

  新场的石雕文化历史悠久,最早建于元代至正年间的石环龙桥,位于白虎庙旁的白虎港上,故命“白虎庙桥”,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(已拆除)。明清时期,新场市集繁盛,人文蔚起,石雕受到官宦乡绅、富豪商贾们的普遍重视,民间百姓现实生活中也十分需要,于是一些以制作石雕工艺为生的小作坊——石铺开始应运而生。这些石铺的人员来源并不完全相同,有的是当地铺主雇佣的外地石匠,有的是外地石匠定居在此,也有的是自己从外地学艺回来后当了铺主。其中新场地区坦直镇北开设的陆长兴石铺历史较早,据该铺老石匠陆志根称,自己的手艺已是陆家七代祖传,因陆氏门中世代为石匠,所以当地人俗称其为“石家宅”。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,本镇亦开有两爿石铺聚兴(海记)、聚兴(妙记)。
  石雕工艺在新场颇有影响,当地的许多石制建筑,如石牌坊、石拱桥、石碑上面都有较多石雕遗迹,且具有相当历史价值。从其形式来看,则主要可分为石雕文字、石雕饰物、石雕用具等。
  石雕文字通常多见于桥梁上的桥名、桥联,如:青龙桥、受恩桥、绿荫桥、十八里桥等,这些桥名均有其丰富的含义。新场元明清的古桥桥联尚留有不少:如白虎庙桥桥联“因古庙名,桥呼白虎;恁众人力,印落彩虹。”如千秋桥桥联,南曰:“愿天常生好人,愿人常做好事。”北曰:“种福必须种德,济人即是济已”,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。桥以文而闻名,文以桥而传世。在一九九九年出版的《上海的桥》一书中,被誉为“南汇桥乡新场镇”。
  明清时新场地区曾有不少石雕牌坊,由于受江南士大夫文化的影响,牌坊名称繁多,如世科坊、贡元坊、百岁坊、熙春坊、孝义坊、莅政坊、儒林坊等。有的牌坊还刻有楹联、旌表牌坊人物,流世传颂。
  本地流传最多的是石雕碑文,主要有寺庙中信徒的募捐碑、纪念碑以及为人师表的教绩碑等。如新场镇小学校园内的教绩碑,上世纪20年代时,由里人学子为彰显恩师叶寿祺的教泽而立,全文六百余字,子子句句体现了叶先生的高尚师德。碑文精雕细刻,字迹仍清晰可辨,校方并于两旁添对联一副:“瞻史迹发扬传统,催桃李振兴中华”(现存放于新场历史文化陈列馆内)。此外,本地较为多见的石雕碑文尚有:大户人家的墓志铭、镇风水的“泰山石敢当”、两姓房产、田地相隔之分的“界石”、石库门上的姓氏府第名以及百年老字号的广告等。如洪福桥北堍在清初时开着一家当地颇有名望的谢渭盛烟纸店,楼下铺面居中的石柱上至今还留着“本店创自康熙壬寅年”的石雕字样,十分醒目,经过数百年的历史变迁,字迹仍完好如初,不腐不糊,何等可贵。
  石雕文字有阴文、阳文两种,阴文多用于石碑,阳文多用于桥梁。石艺工人一般不会写字,由擅长书法的人代笔,也有知名人士题写后交给石铺的。
  石雕饰物主要包括牌坊、人物、动物造型、佛像等。任何石料制品或建筑物有了石雕装饰物的点缀,犹如锦上添花。明代时期,新场镇有牌坊13座之多,以镇中心的一座“三世二品坊”为最,乃太常寺卿朱国盛在明万历所建,宏伟壮观。该坊除坊名、匾额、对联等外,上面还雕有排排佛像,神彩奕奕;车马舟桥,造型逼真;花纹图案,细腻美观。据说其中尚有三件石雕精品:一件是石链条,环环相连,节节灵活自如;一件是石算盘,珠珠成串,上下任意拨动;一件是石笼鸟,鸟笼镂空,小鸟昂首欲鸣。其功夫之深,技艺之精,不言而喻。这座牌坊原本已有相当名望,加上这些珍品装饰,更大大提高了它的品位,被誉之为“江南第一牌楼”,闻名遐迩。可惜毁于文革时期,后已重建。
  石雕狮子常见于石拱桥上,俗称“迎客狮”。有的装在桥栏杆下端,有的装在桥石墩上,工艺精致的嘴里还含有一个小石球,笑口常开,讨人欢喜,给过桥人增添了乐趣。寺庙大门口两侧的石狮体型相对较大,雄姿勃勃,为寺庙增强肃穆气氛。有的富户人家墙门口或檐门口两旁也置石狮,大多用青石制成,平面体型,外表十分光滑,两面雕着狮子状线条,非常逼真,显示户主 的气派和声望,据说还能用于镇邪。
  浮雕同样给人以美感。如新场大街郑氏宅第,四重进深,依水的马鞍水桥石上八块浮雕为:渔鼓竹简、荷花、玉笛、云阳板、花篮、药瓢葫芦、芭蕉扇、阴阳剑(八仙手持的法器),是现在保存最好的一座水桥。
  石雕用具种类很多,例如磨粉的石磨、椿粮食的石臼、药材店磨药的小石碗、寺庙中的石香炉、排污水的阴井盖、水桥上拴船用的缆石、凉亭中的石鼓凳、石棋台等。
  新场石雕文化源远流长,从古到今,雅俗共赏。经过漫长岁月的风风雨雨,有的已被湮没、毁损,有的已被拆除、取代,但传统的石雕文化是历史的见证,丰富人们生活,深得人们喜爱,至今受到人们青睐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龚乙生 撰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